少女白衬衫

希望你的每一次选择都是因为热爱。

半夜骚一下

喜欢你又骚又皮
喜欢你淡淡的痣
偶尔的温柔霸道
喜欢你和你和你

你不是替别人做公关都做的很好吗,怎么替自己公关就那么漏洞百出呢?你要是公关做的好一点,我可能就不管不顾了吧。你要是公关做的差一点,我也能干脆利落地离开啊。

赢了一起嗨输了一起抗,你看政治正确多好呀。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没有可以说“我不开心了快来哄我”的身份

如果我回来你还没睡
我就去找你聊天
不回就尴尬了

航我大旗我来扛👐

1

P先生家里出现了一个“田螺姑娘”。
Z小姐其实是一株多肉,但是和种类不符的是,Z小姐特别瘦。
P先生从花鸟市场买回一株被放在角落里瘦瘦小小的多肉时,万万没想到养了几个月养成了精。
“建国后动物不得成精。”
Z小姐歪歪头:“可我是植物啊。”

P先生是个有背景的商人,一米八二刚刚开完会穿着西服贼拉帅气的男人坐在沙发上,唇角含笑看着家里多出来的“田螺姑娘”:“留你下来我有什么好处吗?”
Z小姐想了想,一本正经:“多肉很可爱,养多肉会很开心。”
P先生:“你的确很可爱。”
Z小姐脸颊通红。

35岁的P先生在决定养Z小姐的时候,万万没想到会把多肉养成媳妇。

风平浪静下酝酿着风暴。

夜晚,Z小姐在公司顶楼56层P先生办公室等P先生下班。整栋楼的电被人切断的时候,她正站在落地窗前,P先生刚刚处理好最后一份文件走到Z小姐身后。
56层望下去,窗外的车水马龙灯火通明都变得渺小,看不真切。
Z小姐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,冷笑一声:“蝼蚁们。”
……
场面一度十分gay尬。
Z小姐从玻璃窗上看到P先生脸上的笑容。
P先生从玻璃窗上看到Z小姐黑暗中亮晶晶的双眼。
Z小姐转身,对上P先生的视线。

两个身影叠在一起,在办公室窗边的角落里吻作一团。
办公室外是枪林弹雨。

来电了。
面瘫秘书敲敲门:“先生,都解决了。”
P先生随口“嗯”了一声,低头看着怀里的Z小姐:“饿了吗,带你吃饭去。”
太瘦了抱着硌得慌。

我说不搞姐弟恋,然后算了一下你比我大十个月。
你说那大的有点多了。
现在想想,这时候你已经拒绝了我吧。
我能在你明里暗里的拒绝里坚持那么久,也算对得起自己了吧。